孙兴慜都要拿英超最佳射手了 中超还像自娱自乐的表演赛

孙兴慜都要拿英超最佳射手了 中超还像自娱自乐的表演赛
来源:郭剑/中国青年报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足球收到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算是在意料之中,中超联赛拟于6月3日启动第一阶段赛事,18支球队分3组先在大连、梅州和海口3个赛区完成10轮比赛,中甲联赛第一阶段赛事拟于6月10日启动,同样18支球队在大连、南京和唐山3个赛区进行双循环对抗。  坏消息则始料未及,亚足联宣布原定于2023年6月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赛易地举行,“会尽快确定新的比赛地点及时间”。郑智和广州足球的辉煌一起退出了中超联赛。  显而易见的是,珊珊来迟的“好消息”让职业联赛像是中国足球一场“自娱自乐”的表演赛。  除了邀请赛性质的东亚杯赛(今年7月在日本举行,女足和U23国足参赛),明年的女足世界杯赛(2023年7月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举行)、易地举行的亚洲杯赛以及2024年巴黎奥运会足球亚洲区预选赛(女足与“01年龄段”国足参赛),今后两年国字号球队的出场机会已经被压缩到最低限度。  中超俱乐部之前在亚冠赛场种种“无奈之举”,已经让亚足联颇为苦恼:上赛季出征亚冠联赛的北京国安青年军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多人不幸感染新冠病毒,自6月出征至11月底最后一批滞留球员回国,全程接近半年,国内俱乐部无不担心。  因此本赛季亚冠联赛,尚需参加附加赛(3月15日)的长春亚泰队提前1个月便决定退出,上海海港队因“不可抗力”亦声明退赛,参赛的广州队和山东泰山队皆为青年军出征作战,广州队6场比赛丢24球0积分0进球,山东泰山队6场比赛1平5负,丢24球进两球,亚足联对此自然“挠头”。  入籍的归化球员不受约束无法指望,仅有的几名海外效力球员亦难为中国足球添彩。  本轮西甲联赛西班牙人队1-1主场战平瓦伦西亚队,武磊未能出场;瑞超联赛李磊最近4轮比赛都在替补席度过,他效力的草蜢队能否保级还是未知数。  葡超联赛郭田雨在维泽拉队3次替补出场总共32分钟,球队保级后最后1场谢幕战郭田雨甚至不在大名单当中,新赛季回归山东泰山才是更为实际的选择……孙兴慜目前在英超打进21球,仅以一球落后萨拉赫,且孙兴慜的进球没有一粒是点球。  而和中国海外球员困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前锋孙兴慜正向赢得英超射手榜金靴冲刺,“亚洲第一球员”当之无愧,日本中场远藤航则在德甲赛场凭借最后1分钟的读秒绝杀帮助斯图加特队惊险保级(为他送上助攻的是伊藤洋辉)。  根据德甲联赛的官方统计,这是远藤航连续第二个赛季成为德甲“一对一对抗王”。  去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印发《“十四五”体育发展规划》,强调进一步深化足球领域改革,而此前《体育总局关于开展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中,“为振兴我国足球事业、实现2035年建成体育强国和健康中国的目标作出贡献”的要求。  但以当前中国足球表现出来的实战水平,即便在亚洲范围内竞争力仍然有限——中国女足虽在今年年初绝杀韩国队赢得亚洲杯冠军,能力水平却与日、韩还在伯仲之间,男足各年龄段国字号球队更无出色发挥。  自《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2015年颁布至今,中国足球与“先进足球”之间的差距未见明显减小,多数球迷对于中国足球未来十年的发展趋势也只能“谨慎乐观”。  在新的赛季,中国足球几乎只有职业联赛能够满足广大球迷观赛需求,不过职业联赛本身的结构性风险仍然存在,球迷还要担心联赛发展道路上的艰难险阻。  毕竟“欠薪”球队不在少数,中国足协也只能按照“分期”原则督促球队在新赛季逐步解决问题。